Media
06 Oct / 2016

台北醫學大學人文暨社會科學院院長藍亭,上月出版專書「Rationality」(理性),強調「慢思」的重要性,並鼓勵年輕人養成「慢思」習慣。圖/北醫大提供

如果醫師告訴你有99%機率罹患某種疾病,先別緊張,也許事情沒有想像的那麼糟。

台北醫學大學人文暨社會科學院院長藍亭和位於英國牛津的全球知名出版公司Elsevier合作出版專書「Rationality」(理性),提出顛覆傳統的思維;包含人類並不是原來想像那麼理性的動物。醫師高達99%的診斷率不見得理性,也不見得正確。

長久以來的哲學思維,都認定人類是理性的動物,藍亭(Timothy Joseph Lane)認為這犯了見樹不見林的盲點。

他舉例,如果被診斷出罹患的是很常見的疾病,99%的診斷率就值得參考;反觀若被診斷出罹患的是很少見的疾病,比如發生率才萬分之一,換算下來,真正的罹患率才1%,其實並不高,沒必要為此過於擔心,這就是理性。

從19世紀末至20世紀中期,數學家、邏輯學家、心理學家及認知科學家等學者發現,其實人類並非理性的動物,關鍵在於「慢想」(Slow thinking)與「快思」(Fast thinking)的抉擇。

藍亭說,學者認為,碰到問題時,「慢想」是最好的解決之道,透過深思熟慮才能解決問題,但近幾十年來大家腳步都變快了,凡事「快思」,無法再慢慢思考某件事,失去了理性,才讓事情複雜化。

全書有14章,藍亭負責撰寫前言、第一章,另在討論精神疾病的3個章節中,負責探討理性在憂鬱症的脈絡。

藍亭認為,憂鬱症的幾個特質其實有助人類發展,比如患者會不斷地想某件事情,雖有人認為那是鑽牛角尖,他則認為那是專心,有時可以解決一些問題。「這就像發燒一樣,只要不燒過頭,對身體不見得不好。」

藍亭強調,憂鬱症的某些特質和發燒相似,反而是好的。

但他強調,如果憂鬱症患者能夠適度拋開自我為中心的立場,參酌外在的感動,試著從別人的立場看事情,多些理性思考,也許會更好。

接下這本專書的撰寫工作,是件費時費神的事,但藍亭剖析自己此生有兩大興趣,一是把理性放在精神疾病的範疇裡思考,二是對科學的質疑與批判,才不畏艱難地接下工作。他長期觀察發現,包括醫師在內的科學家,理應是最理性的一群人,卻因生活在節奏太快的環境裡,快還要再快,無法慢慢思考問題,終究失去了理性。

他眼下的台灣教育,又何嘗不是如此。藍亭感嘆,台灣的教育只教會考試,沒教會思考,凡事太被動了,不動腦筋,也不從內心出發,當然就難有自己的思考模式,就算學得再多,考得再高的分數,也沒辦法解決問題。

他建議台灣年輕人不要怕自己笨,不要過於仰賴專家,而要提高對自己的要求,比如要有勇於批判的精神,要有培養邏輯思考的能力,且最好能擁有統計學的基本知識,這樣才能理性面對所有事情。

藍亭再三強調「慢思」的重要性,建議所有人應從年輕開始養成「慢思」的習慣,凡事先靜下來,慢慢地思考,這樣的人才稱得上是理性的動物。如果可以的話,每年不妨選一兩本好書,慢慢看,並從中改變自己的思考模式,迎向理性。聯合報 記者鄭語謙

原新聞網址:http://udn.com/news/story/9/2005975#prettyPhoto

23 Jun / 2016

自己的事情想太多,常將事情繞著自己打轉,可能是憂鬱症高危險群。台北醫學大學人文暨社會科學院院長藍亭從4年前起投入透過腦電波(EEG)、與功能性核磁共振(MRI)的研究,找到一個容易將事件刺激做自我高度連結的機制,這項理論的發現除了可以用來預測憂鬱症、也可以開發相關藥物進行憂鬱症治療。將來也可以應用在思覺失調症、植物人的臨床治療上。

 

藍亭表示,憂鬱症患者根據過去臨床上的觀察發現,這些患者本質上常有想太多、鑽牛角尖、常想負面的事情,這些行為常常都是繞著自我打轉的迴圈中無法自拔。

 

因此他從4年前開始透過腦電波(EEG)、與功能性核磁共振(MRI)的研究觀察與自我辨識思考高度相關的大腦前扣帶迴皮質(PACC),在不同情境刺激的變化。發現這個區域當中,如果一個叫做穀胺酸Glutamate的腦蛋白濃度過高,會過度活化腦中有關自我的區域,容易把事件高度與自我連結,會有偏向憂鬱的情況。但是如果能夠讓有抑制穀胺酸功能的γ-氨基丁酸GABA能夠活化,患者又可以讓這個區域的化學物質蹺蹺板回到平衡狀態,幫負面情緒踩煞車。

 

藍亭說,這項機轉理論的發現除了找出憂鬱症患者,將來也可以朝開發能夠活化γ-氨基丁酸GABA功能的藥物。目前管制藥品K他命藥物由於也是GABA類藥物,有學者認為將來也許可應用在特別是穀胺酸Glutamate的腦蛋白濃度過高的憂鬱症患者。但是他強調,K他命一定有副作用,而且目前用量和針對的憂鬱患者類別也還沒有實證研究。

 

這項大腦自我活躍程度與憂鬱症的理論研究,被刊登在最新一期的「認知學趨勢」(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就目前研究發現,植物人、思覺失調症也與掌管自我的大腦前扣帶迴皮質(PACC)高度相關,目前台北醫學大學也正與雙和醫院的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正在研究相關的機轉,也希望臨床治療上有所突破。(黃仲丘/台北報導)

 
原新聞網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60623/891662/
16 Jun / 2016

臺北醫學大學人文暨社會科學院於2015年1月20日假本校誠樸廳,主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心靈與大腦的對話」座談會,由本校附設醫院神經外科蔣永孝主任擔任主持人,並邀請到加拿大渥太華大學心理衛生研究所心智影像暨神經倫理學組主任裘格諾霍夫(Prof. Georg Northoff)、法鼓文理學院釋惠敏校長、人文暨社會科學院藍亭院長(Timothy Joseph Lane)及雙和醫院精神科主任等4位與談人,從學術、宗教與臨床實例的角度來探討大腦與心靈的關聯。

 

蔣主任是美國印第安那大學醫學研究所醫用神經生物科學博士,主要研究領域為神經損傷及再生研究、腦血管與神經損傷的治療,也是本校神經損傷及再生研究中心教授及主任。裘格諾霍夫教授是德國杜塞爾多夫大學哲學博士以及德國馬德堡大學精神病學博士,主要研究領域為神經與心理分析、認知神經科學、以及哲學,也是本校醫學人文研究所客座教授。【圖:林建煌副校長開場致辭後與座談人合影,左起李信謙主任、釋惠敏校長、藍亭院長、裘格諾霍夫教授、林建煌副校長、蔣永孝主任】

 

 

 

 

釋惠敏校長是本校藥學系第12屆校友,日本國立東京大學文學博士,主要研究領域為人文與科學、以及佛學。藍亭院長是美國匹茲堡大學哲學及人類心理學博士,主要研究領域為心智哲學、意識科學、與神經倫理學,也是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的籌備者。李信謙主任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社會醫學碩士,主要研究領域為精神醫學與睡眠醫學的研究與治療,也是本校醫學系第29屆校友,現為本校醫學院醫學系醫學人文學科主任。【圖:釋惠敏校長】

 

 

 

 

在蔣主任的簡單介紹後,與談人分別以「到底是心靈指揮大腦?還是大腦控制心靈」、「微意識的植物人可被喚醒?」及「憂鬱症患者可以擺脫輕生的宿命?」等3主題就各自的研究領域與臨床案例進行深入的剖析與討論。本校人文暨社會科學院自2013年夏天起,就和醫療機構合作進行前驅研究,先找出憂鬱症患者的大腦神經變化,未來將再研究K他命緩解憂鬱症狀的臨床效果。今年元月應邀擔任人社院客座教授的裘格諾霍夫的臨床研究則顯示,K他命可讓有輕生傾向的憂鬱症患者暫時打消念頭,為活下去加注動力。【圖:蔣永孝主任】

 

 

 

K他命是合法的麻醉用藥,屬第三級管制藥品,近年來卻常遭濫用,不少年輕人藉由吸食K他命來獲得飄飄然的欣快感,暫時脫離現實禁錮,但長期吸食下來,除會成癮並導致多重器官損害外,也會因膀胱纖維化容積變小而出現頻尿、漏尿等後遺症,從此活在「拉K一時,尿布一世」的痛苦深淵中。K他命雖被濫用,卻無損它在醫療上的地位。

藍亭院長表示,近一年多來,研究團隊針對30幾名憂鬱症患者進行研究,先請他們靜靜躺著,把自己放空,不要想東想西,不能打瞌睡,也不可以睡著。如此靜息6分鐘後,再透過功能性核磁共振掃描儀(fMRI)偵測他們不需要處理事情時的大腦狀態,當作標準值。

接下來,讓這群憂鬱症患者分別聽兩組命題,一是和自我有關的命題,比如「你喜歡養寵物嗎?」或是「你去過上海嗎?」另一則是和一般常識有關的命題,比如「1分鐘有60秒嗎?臺北在臺灣的北部嗎?」一般正常人分別聽到這兩組命題時,大腦的活化程度會有很大的差別,反觀憂鬱症患者不管聽哪組命題,大腦活化程度並無明顯差別,他們往往把自己深鎖在非常糟糕且負面的情緒裡,怎麼走也走不出來。【圖:藍亭院長】

 

 

藍亭和裘格同時以眼鏡下的景物來形容人的心理狀態,一般正常人戴的是普通鏡片的眼鏡,可看到各種不同的顏色,而憂鬱症患者則是戴著紅色鏡片的眼鏡,不管看到什麼顏色的景物,全都呈現紅色,當然會被眼前影像誤導而深陷其中。裘格在加拿大渥太華大學的臨床研究顯示,我們大腦正中央靠前側深處有個PACC的特定區域,靠GABA這個腦神經裡面的傳導物質來抑制其活化,或靠另一個傳導物質Glutamate來促進其活化。一般正常人的PACC維持穩定狀態,憂鬱症患者的PACC則異常活化,K他命含有GABA成分,可將異常的神經活化抑制下來,達到緩解憂鬱症的效果。【圖:裘格諾霍夫教授】

李信謙主任表示,現行抗憂鬱藥物的效果緩慢,通常要1~2週才看得出療效,往往緩不濟急;有些患者則會產生無法思考或睡不著等副作用。裘格教授指出,相較下,K他命的療效就快多了,靜脈注射後,不到1天就有效,可及時解救被評估有可能在短時間內輕生的憂鬱症患者,逃過死神召喚。但他強調,K他命的有效期只有2~3天,憂鬱症患者恐怕得長期用藥才行,而治療用的K他命劑量遠低於手術麻醉及迷幻吸食等用途,不至於因過量使用而出現明顯且立即的副作用,對健康的影響並不大。【圖:李信謙主任】

 

 

 

 

蔣永孝主任提到,憂鬱其實是大腦局部過度活動,造成其他部分減緩而失常,無法如常地接受一般正常的訊息,當事人的狀況如果嚴重到不能思考、睡覺的話,要即時求助精神科醫師。釋惠敏校長表示,根據相關的實證研究,禪定能讓大腦產生令人愉悅的γ波(gamma),所以養成時時慈悲與正念的想法,不要太在意自己,是可以嘗試的方式之一,另外還可透過瑜伽及太極拳等運動來改善自我的情緒。他也以身心健康5戒(良好習慣):微笑、刷牙、運動、吃對、睡好,與大家共勉。【圖:活動現場民眾熱情提問】

 

藍亭指出,從出生到死亡,大約有五分之一的人會罹患憂鬱症,憂鬱症顯然已成了現代人的重大威脅之一,臺北醫學大學人文暨社會科學院設立的大腦意識研究中心,將全力投入大腦與意識相關疾病的研究,為人類健康貢獻一分心力。(文/人文暨社會科學院‧公共事務處‧秘書處)【下圖:「心靈與大腦的對話」座談會吸引校內人士踴躍與會】
●《台視》1月20日報導〈國外新研究:K他命對抗憂鬱症,療效快速〉
●《八大第1台》1月20日報導〈加拿大研究 K他命治療憂鬱效果快〉

01 Jun / 2016

The Taipei Medical University (TMU) Brain and Consciousness Research Center is conducting a study that might diagnose people suffering from unresponsive wakefulness syndrome (UWS, previously known as “a vegetative state”) more accurately and predict the likelihood of them recovering consciousness.

The research center began operations in May 2013, with a collaborative research team that included academics and physicians at TMU’s Shuang Ho Hospital, and was formally inaugurated in May this year.

At the inauguration ceremony of the research center, professor Qin Peng-min (秦鵬民), a research fellow of the center, said that distinguishing minimally conscious patients from those suffering from UWS can be difficult and that about 40 percent of UWS diagnoses are incorrect.

On the university campus, TMU’s College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dean and research center director Timothy Lane yesterday described an ongoing study at the center that might improve the accuracy of diagnoses and could even predict the possibility of a patient recovering consciousness.

He said that the Glasgow Coma Scale and the Coma Recovery Scale are commonly used to measure a patient’s consciousness levels and to diagnose UWS.

However, Lane said prior studies undertaken abroad and by Qin have shown that 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 (PET) and 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fMRI) scans can measure brain activity in regions that control consciousness, which could not be seen through traditional bedside behavior observance.

Findings from Qin’s study were not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ue to an insufficient number of participants, but a few cases showed positive results from comparing the brain activities of UWS patients and those of healthy people, observed through PET and fMRI scans, they were likely to predict whether patients can recover consciousness, he said, adding that so far PET scans had proved to be more accurate than fMRI scans.

Turning both of his palms up as if holding two brains in his hands, Lane said: “Sometimes we see the brains from a healthy person and a person with brain injury that appears to have no consciousness, and they don’t look that much different, but we want to know why this one is not functioning like the other one.”

“To be honest, we cannot tell you the accuracy rate of predicting consciousness recovery at this point, so we need to do more research,” Lane said, adding that researchers hope to establish markers, or even develop an index, to tell doctors what to look for when distinguishing patients’ levels of consciousness.

In addition to performing PET and fMRI scans, the center’s study is also set to study the effect of zolpidem — a drug commonly used to treat insomnia, on UWS patients, because studies in other countries have shown that the drug improved patients’ brain conditions with some patients even regaining consciousness.

“We want to determine whether this drug is effective, why it is effective, and whether we can recommend it or other drugs with the same critical components to doctors for clinical treatment use,” he said.

Lane said that the research team hopes to recruit at least 80 UWS patients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udy, but so far they have only worked with 15 patients since May, and some difficulties remain, including patients’ family members worried about facing the team’s interpretation of scan results and financial problems.

He said while expenses for a PET scan (about NT$26,000), MRI scan (about NT$9,500) and medicine can be covered by the center’s research funding, participants and their accompanying family members would have to travel and stay at TMU Shuang Ho Hospital for two weeks to undergo the tests, which can cost as much as NT$50,000 per patient.

18 May / 2016

台北醫學大學與雙和醫院18日於雙和醫院成立了「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利用高科技腦部造影技術,研究大腦與意識的關連。目前中心已經著手預測植物人甦醒機率,未來也將擴展研究範圍包括精神病患與大腦之間的連結。

台北醫學大學與雙和醫院18日成立了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希望透過腦部造影深入研究大腦與人類意識之間的關係。(雙和醫院提供)

台北醫學大學與雙和醫院18日成立了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希望透過腦部造影深入研究大腦與人類意識之間的關係。(雙和醫院提供)

 

北醫人文暨社會科學院院長藍亭表示,這項研究計畫將透過PET與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等技術,偵測植物人腦細胞量與正常人腦細胞量的差異,如果偵測發現腦細胞量在正常人範圍內,日後甦醒機率相對提高。

國際專家秦鵬民指出,昏迷不醒的病患,也可能是陷入微意識狀態,但由於外表看起來與植物人無異,因此誤診率高達40%,而透過PET或fMRI的偵測,可更有效掌握患者的殘餘腦活動程度,輔助病人的臨床診斷。秦鵬民博士之前研究50餘例早期植物人發現,多達20餘人最後甦醒過來。

該中心主任胡朝榮表示,這個計畫整合了包含各種造影技術,如:具有高度時間解析度的腦電波儀(EEG)、擁有高空間解析度的功能性核磁造影(fMRI)、收集生理代謝訊息之磁振光譜(MRS)與正子斷層掃描(PET-CT)…等等,同時彙整個案資料,進行綜合性數據之相關分析(correlation analysis);此外,經顱磁刺激法(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TMS)與經顱電刺激法(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tDCS)等非侵入性腦造影技術,則有助於實驗結果進行因果推論(cause and effect)。

胡朝榮指出,此研究計畫預計在3年內收治80例患者,相關費用將由計劃經費支應,團隊成員將持續觀察並蒐集患者用藥後的生理反應及意識狀態,希望透過資料的分析建置,進一步找出預測植物人甦醒的指標項目。(撰文:蔣仁人)

原新聞網址:http://www.nextmag.com.tw/breaking-news/life/20150518/19685910

18 May / 2015
健康醫療網/記者郭庚儒報導 2015/05/18
植物人甦醒機率可預測?北醫大與雙和醫院共同推動「植物人與意識損傷病患計畫案」,將透過高階診斷儀器PET、fMRI,掌握患者的殘餘腦活動程度,在患者腦功能惡化前給予投藥治療,日後植物人甦醒機率相對提高。
 
台北醫學大學與雙和醫院成立「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由雙和醫院神經內科主任胡朝榮擔任中心主任,北醫大人文暨社會科學院院長藍亭教授主持重度憂鬱症計畫案、睡眠疾患、思覺失調症、麻醉意識計畫案實驗等多項研究計畫,其中預測植物人甦醒機率計劃案,可望有突破性發展。
 
該中心主任胡朝榮表示,此研究計畫將透過正子斷層掃描(PET)及功能性核磁造影(fMRI)等技術,偵測植物人腦細胞量與正常人腦細胞量的差異,如果偵測發現腦細胞量在正常人範圍內,日後甦醒機率相對提高。預計在3年內收治80例患者,持續觀察並蒐集患者用藥後的生理反應及意識狀態,透過資料分析找出預測植物人甦醒的指標。
 
該中心成員秦鵬民指出,昏迷不醒的病患可能是陷入微意識狀態,但外表看起來與植物人無異,導致誤診率高達40%,此研究計畫將透過PET或fMRI偵測患者腦部功能及意識狀態,有效掌握患者的殘餘腦活動程度,接著給予含有Zolpidem成份的安眠藥,預測植物人患者未來的好轉機率。
15 May / 2015

【陳威叡╱新北報導】台北醫學大學在衛服部雙和醫院成立的「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昨舉行揭牌儀式,探討人類大腦如何影響神經,協助疾病診斷,更創著手研究預測植物人甦醒機率的全國先例,其準確度高達八成以上,預計三年內收治八十名患者進行研究,希望在治癒植物人有突破性發展。

昏迷誤診達四成

「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將透過腦電波儀、核磁造影等各項精密儀器,蒐集各種重要數據,解開大腦與意識間的關聯,目前已著手進行多項計劃,其中包括預測植物人甦醒機率。 
北醫人文暨社會科學院院長藍亭指出,計劃將偵測植物人腦細胞量與正常人腦細胞量的差異,若偵測腦細胞量在正常人範圍內,日後甦醒機率大增;他也強調,昏迷不醒的患者,可能看起來與植物人無異,但誤診機率高達四成,透過儀器檢測,將可有效掌握患者腦活動程度。 

替家屬省上百萬

參與計劃的秦鵬民博士表示,預計三年內收治八十名患者,受此項研究計劃的病患,將於一個月內完成檢查、用藥與觀察,就能計算出植物人甦醒機率,過程中儀器檢查與服用藥物近五萬元的費用,將由計劃經費支出,照護植物人家屬也有機會能夠參與計劃。
秦鵬民指出,台灣有數千名植物人患者,希望透過此計劃對治癒植物人能有突破,治癒後也能替家屬省下一年上百萬元的醫療照護費用與社會成本。 

原新聞網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50519/36558500/

18 May / 2015

植物人真的醒不過來嗎?掃瞄大腦,未來可預測病人甦醒機率!台北醫學大學與雙和醫院成立「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利用正子造影(PET)與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偵測病人腦細胞量及耗氧、耗糖量,發現越接近正常人範圍內,高達8成機率可甦醒過來;該團隊過去研究50多例早期植物人,多達20多人最後醒來。

北醫「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今(18)揭牌,整合台北醫學大學及三家附設醫院的研究與臨床資源,將探討大腦如何影響神經與精神性疾患的意識經驗,協助診斷疾病並提升治療方式。

中心研究團隊目前更已著手進行預測植物人甦醒機率的研究,建立預測植物人甦醒的參考指標,進而可為患者家屬省下一年動輒百萬元的醫療照護費用及社會成本。

北醫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成員秦鵬民表示,透過PET與fMRI偵測植物人腦細胞量與正常人腦細胞量的差異,發現如果腦細胞量在正常人範圍內,日後甦醒機率相對提高。

秦鵬民說,研究團隊過去已經收集50例正常人的腦部活動數據,透過一一比對植物人的殘餘腦活動程度,大腦血流的耗氧、耗糖量,發現越接近正常人的數據者,高達8成機率最後會甦醒過來。

秦鵬民指出,昏迷不醒的病患,也可能是陷入微意識狀態,面對外界刺激有反應,只是過於微弱,或不穩定,由於外表看起來與植物人無異,因此誤診率高達40%,未來也能透過PET或fMRI的偵測,輔助臨床診斷。

秦鵬民強調,過去曾發生給予植物人含Zolpidem成份的安眠藥之後,病情改善、甚至成功喚醒植物人的案例,雖然醫界目前仍不清楚其中機轉,但下一步研究,預計要在3年內收案80例植物人,先進行PET及fMRI偵測腦部功能及意識狀態後,全部給予Zolpidem成份安眠藥治療,希望可以找出預測植物人好轉機率的有效方法。

15 May / 2015

 

 

台北醫學大學於雙和醫院成立「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並於今天上午舉行揭牌儀式,主要探討人類大腦如何影響神經,進一步協助各種疾病的診斷,更創全國之先例,著手研究預測植物人甦醒機率,準確度高達八成以上,希望能在治癒植物人方面有突破性的發展。

 

參與計畫的博士秦鵬民指出,這項研究計畫將透過各項儀器,包括腦電波儀、核磁造影等,偵測植物人腦細胞量與正常人腦細胞量的差異,如果偵測發現腦細胞量在正常人範圍內,日後甦醒機率相對提高,再以藥物作為輔助,希望讓病人成功甦醒。

 

秦鵬民表示,接受此項研究計畫的病患,一個月內完成,檢查、用藥與觀察,就能計算出植物人甦醒機率,此計劃預計3年內收治80例患者,過程中儀器檢查與服用藥物近5萬元的費用,將由計畫經費支出,照護植物人家屬也有機會能夠參與計畫。

(陳威叡/新北報導)

原新聞網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518/612307/